美股持续暴跌新低背后的原因曝光 机构:黄金期货价格涨近2% A股仍是最好资产

2020-03-12 16:01:32 来源:证券时报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欧美股市再遭重挫,美国三大股指跌幅均超3%,道指收跌近千点。欧股也全线走低,德国DAX指数跌1.51%。

与此同时,美债收益率全线走低。3月期美债收益率跌12.7个基点报0.625%,2年期美债收益率跌9.5个基点报0.609%,3年期美债收益率跌9.4个基点报0.632%,5年期美债收益率跌10.9个基点报0.681%,10年期美债收益率跌14.2个基点报0.917%,30年期美债收益率跌15.6个基点报1.544%。

在此情况下,全球市场避险情绪再次升温,黄金期货价格涨近2%,创七年收盘新高。

而美元指数大跌0.82%,创今年以来新低,美元避险作用暂未体现。

新冠疫情快速蔓延无疑是欧美股市持续下挫的直接原因。为应对疫情冲击,3月3日美联储宣布降息50bp,但美股依然暴跌。

因“超级星期二”前,桑德斯民调支持率始终高于拜登,市场预期其将延续2月初选表现。然而拜登在“超级星期二”斩获多数承诺代表选票,在市场担忧经济前景和疫情发展背景下,有力提振美股,美股周三出现大幅反弹。

但好景不长,昨日夜间美股三大股指再次暴跌逾3%。

方正证券指出,尽管大选与美股投资回报率并无明显关联,但可以确定的是,3月“超级星期二”和11月大选前,美股波动率将出现显著上升。

至于美股为何暴跌,多数投资者可能认为是疫情对美国经济影响可能比实际情况要严重。光大证券指出,美股大幅下跌背后的根源还是美股处于估值偏贵的状态。

光大证券表示,低利率环境促使大量美股公司通过举债进行股票回购,通过提升ROE的方式来推升股价,呈现明显的“水牛”现象。一方面以股市市值占GDP的比重来衡量, 2月26日对应的A股+港股市值占GDP比重为92.9%(历史分位数56%),大幅低于美股的172.4%(历史分位数100%),即美股估值处于历史高位,A股则处于历史的中等水平。另一方面,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回购自家股票以及仓位较低,也是美股偏贵的佐证。

天风证券则认为,目前美股PE为17.4倍,与5年平均相当,较前高19.6倍回落10%。在美联储降息、流动性充裕的背景下,估值相对合理。但考虑美国基本面也受波及,EPS或将下调,因此在全球疫情出现拐点前估值也难以提升。

东北证券指出,美股最近暴涨暴跌,处于高波动率阶段。其背后是对疫情的担忧、大选的隐忧、非常规降息后政策空间和有效性的担忧。因为,一旦美国也进入负利率或接近负利率,将引发全球金融市场的大波动。很多原先配置于美债作为储备资产的投资者,就可能会寻找其他的大类配置方向,一般而言,对贵金属会利好。

A股或再受考验

隔夜美股持续暴跌,对A股的扰动不言而喻,但A股市场由国内政策经济周期决定,海外市场波动只对A股形成扰动,而不决定A股趋势。

光大证券认为,海外市场风险已逐渐暴露,2月份中国PMI超预期下行反映经济数据的风险开始逐渐出现,但只要过度宽松预期证伪以及滞胀加剧的风险并未暴露,海外市场波动仅是短期的风险扰动,不必持有悲观的态度,外部扰动若导致大幅下跌将是买进的机会。

方正证券表示,目前海外市场的关注点主要在于三方面,一是美国民主党大选的风险,超级星期二落地之后,后续需要关注3月10日及之后的竞选日投票情况,二是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以及各国货币政策的对冲情况;三是疫情本身的发展,需关注美国、日本等大国以及疫情严重的国家如韩国、意大利确诊病例的变化。国内方面,美联储紧急降息之后,货币政策宽松的空间进一步打开,3、4月份货币、财政、产业政策等都值得期待,总量政策相对积极,有助于改善经济预期和修复市场风险偏好。

兴业证券指出,全球资金从发达市场转向新兴市场配置过程中,全球最好的资产在中国,中国最好的资产在股市。

1、中国经济基本面稳健。经过70年经济飞速发展,经济总量跃居全球第二,占全球经济份额约为20%,在新兴市场中,中国经济总量也成为了领头羊。

2、从金融开放和制度来看,在过去几年时间里,人民币加入SDR、陆股通、纳入MSCI、债券通……第二轮开放的红利在于金融市场,资本账户开放已经出发。这也使得海外投资中国市场,从投资无门到大门敞开。

3、中国经济体量比重大,股市外资配置比例低。考虑到GDP在全球占比20%,现在全球资金配置中国的比例还是比较低的。

4、中国股市波动性下降,未来夏普比率提升。宏观经济从生产周期型转向消费服务型,经济的波动率在下降;政策波动性下降;经历供给侧改革后,龙头公司熨平行业周期的能力是在显著增强的;从投资者结构来看,机构化特征使得股票波动率是在下降的。

5、新《证券法》实施,股市制度越来越健全和完善。经历30年发展,中国股市注册制、再融资制度、回购制度、分红制度、退市制度、对外开放制度等逐渐完善。

6、我们处在新一轮科技创新周期中,结构性机会较多。经过70年发展,我们正在从“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新一轮创新周期所需的人力、财力、物力东风俱备;政策层面对科技成长政策催化也不断。

7、中国股市与其他金融市场相关系数低,配置中国是优选项。中国和全球金融市场,尤其是和美国市场的相关系数最小。在区域配置的组合里面,增加了一份和原来所有资产相关系数都非常低的资产,收益率不变的情况下,协方差更小,夏普比例应该提升的。

8、全球负利率,西水东进,中国资产受青睐。全球进入负利率、“资产荒”时期,中国相对性价比和配置价值凸显,西水东进,中国资产受到青睐。

责任编辑:ERM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