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航2019年年报:净利润几十亿为何过得难?

2020-04-02 10:33:54 来源:成都商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3月31日晚,南方航空(600029.SH)、中国国航(601111.SH)以及东方航空(600115.SH)相继发布了2019年年度报告。

在过去的一年,民航业进入大众关注的范围中。从737MAX机型停飞,到航司或缩减、或取消飞机餐,这一年,航司们过得似乎格外“艰难”。

红星资本局翻阅“三大航”年报发现,虽然它们都保持了盈利状态,但南航和国航在2019年的净利润相比2018年都有所下降,下降幅度超过10%。仅东航的净利润相比2018年仍保持增长,增长幅度达到17.94%。

737MAX停飞

拥有机型数量的排名 与净利润的增减幅度几乎保持一致

在2018年10月和2019年3月连续发生两起空难后,波音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尤其是事故涉及的737MAX机型,更是被多国宣布暂时停飞。

在737MAX被停飞后,三大航当时都表示短期内对收益的影响不大。

目前,国内共有96架737MAX停飞,“三大航”及其控股子公司就占了七成。其中,南航24架,南航控股子公司厦门航空10架,约占国内停飞数量的35.42%;国航15架,国航控股子公司深圳航空5架,约占20.83%;东航及全资子公司上海航空共14架,约占14.58%。

红星资本局翻阅上述航空公司2019年的财报发现,从三大航的排名来看,拥有737MAX机型数量的排名,与2019年净利润的增减幅度几乎是保持一致的。

拥有最多737MAX机型的南航,在2019年全年,它的营业收入为1543.22亿元,净利润为26.51亿元,净利润相比2018年下降11.13%。

拥有次多737MAX机型的国航,在2019年,它全年的营业收入为1361.81亿元,净利润为64.09亿元,净利润相比2018年下降12.65%。

拥有737MAX机型最少的东航,是“三大航”中唯一保持净利润增长的。在2019年,东航全年的营业收入为1208.60亿元,净利润为31.95亿元,净利润相比2018年增加17.94%。

总的来看,“三大航”在2019年都是盈利状态,但南航和国航的净利润相比2018年都有所下降,仅有东航的净利润仍然保持增长。

“抠”飞机餐

在飞机餐上“抠门” 或是为了降低成本

除了737MAX造成的空难事件以及后续的停飞,2019年民航业最让外界关心的莫过于飞机餐。

从2019年下半年起,逐渐有旅客发现飞机餐正在缩水:正餐变为了点心,从鸡肉饭、牛肉面变成了小饼干和小面包,甚至只有一瓶矿泉水。

红星资本局此前从民航业内人士处获悉,从2017年以来,受国际油价上涨等因素的影响,航空公司的净利润连年下滑,业绩压力很大。

以南航和东航为例,两者2019年的净利润都不足2017年净利润的一半。有业内人士对媒体透露,飞机餐缩水主要是为了降低成本。

有媒体报道称,一份航空餐食的制作成本大约为20-50元。那么,营收动辄上千亿元的航空公司们,有必要在几十元的飞机餐上抠成本吗?

红星资本局翻阅“三大航”的财报发现,南航、国航、东航及其子公司们在2019年共载运旅客3.97亿人次,净利润为122.55亿元——这也意味着它们在每位旅客每次的飞行中仅赚取30.87元。哪怕一顿飞机餐的价格只有20-50元,但对于年运载旅客人次超亿次的三大航来说,每位旅客每次飞行的餐食中能“抠”下1块钱,全年下来也能节省超过3亿元。

不过,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即便在下半年,航空公司们在飞机餐上的“抠门”被乘客们发现,但从2019年的整体数据上来看,餐食上的成本费用以及占总成本的比例仍然在增加。

油价下降,疫情扩散

利好与利空交织的2020年

为什么航空公司会选择在占比不足5%的餐食成本上下手,而不是成本占比更多的航空燃油?

民航专家林智杰在接受红星资本局的采访时曾表示,燃油成本占航空公司成本的40%左右,国际油价每降低10美元,全民航每年成本节支200亿元左右。

不过,虽然航空燃油成本占总成本的大头,但航空公司无法主动控制,甚至国际油价的波动将会直接影响航空公司在业绩上的表现。红星资本局注意到,进入2020年3月后,沙特发起了“自杀式”石油价格战。

截至4月1日15时,布伦特原油的价格已经跌至25.38美元/桶,相比2019年的平均价格已经下降了40美元左右。

“这对航空公司是个比较大的利好。”林智杰曾告诉红星资本局。

虽然国际原油价格下降,但在2020年,民航业受到了疫情的冲击。从2月开始,部分国内航线停航,到3月,国内航线逐渐复航,但部分国际航线停航,仅保留“一司一国一线、一周一班”。

南航在年报中指出,预计本次疫情将对生产经营造成不利影响,具体影响程度存在不确定性。

东航称,和行业内大部分航空公司一样,新冠疫情对其国际、国内等业务的冲击和影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对全年运营和财务状况的整体影响目前尚无法准确预估。

与此同时,三大航对未来的展望都趋同看好。

截至年报发布日,世界各地疫情的持续时间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或将放大和延迟对差旅出行需求恢复的影响。本次疫情也许将催化全球航空运输业的格局发生新的变化。(记者 袁野 杨佩雯)

责任编辑:ERM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