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成本与破壁垒 氢能商业化两重困境

2021-09-13 02:00:18 来源:证券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郭冀川

  近期,随着“氢能示范城市”公布和多个省市的氢能“十四五”规划目标出台,氢能产业进入了一轮新的发展高峰期。在《政策“发令枪”再次打响中国氢能之路该怎么走?》(9月2日刊于《证券日报》)一文中,记者梳理了氢能产业上中下游的发展现状和机遇。此后,汇集多方观点发现,氢能产业仍面临着两个十分棘手的发展难题,不仅需要集合政府、资本、氢能公司的力量,更需要获得外部资源的倾入,共同推动氢能产业商业化落地。

  第一重困境:如何降成本?

  氢能源在化工和钢铁等领域的运用早已有之,化工制氢、煤制氢技术十分成熟,是目前主要的制氢方式。然而在制氢过程中,往往会伴随着大量的碳排放,为了实现绿色低碳目标,各地发展氢能项目时,纷纷将“绿氢”(不含碳排放的制取氢气)作为首选。

  其中,光伏、风力发电制氢被视为“绿氢”当前最优的解决方案。利用可再生能源发电,通过电解水制取氢气,在生产过程中没有碳排放,最符合碳减排要求。

  而电解水制氢最重要的成本在于电费,用电的成本决定了氢气的成本。一位光伏从业人士曾对笔者说过,光伏电站的投资回收期一般是6年至8年,特殊的项目可能在10年左右,光伏产业和氢能产业均以重资产的方式运行,非常考验企业的融资能力和现金流的管理水平,极有可能发生“设备报废或者淘汰了,光伏制氢项目还没实现成本回收”的情况。

  目前,光伏电站的投资主要集中在央企、国企和大型民企,他们有足够的实力和资源建设氢能项目。但由于前期投资建设消耗过大,目前通过光伏制氢的成本要远高于化学制氢,更多地区还处于项目推动阶段,毕竟如果没有政策或直接补贴的扶持,企业只能赔本出售“绿氢”,而且是卖一笔赔一笔。

  以大工业电价均价0.61元/千瓦时计算,有机构测算当前电解水制氢的成本约为3.69元/立方米。当用电价格低于0.50元/千瓦时时,电解水制备的氢气成本才堪堪与汽油相当。有参与光伏制氢项目人士表示,利用弃光、弃风的电力或者局部地区发电成本低于0.25元/千瓦时甚至0.2元/千瓦时以下的“绿氢”,才会有一定的经济效益。

  但这又面临一个难题,制氢工厂不能等着低廉的弃光、弃风的电力。如何降低光伏、风力发电综合成本,成为制造绿氢的前提,否则下游燃料电池将和锂电池一样,长期背负着能源制取高碳排放的指责。而且与电力能源不同,氢能是二次能源,从电能转化氢能必然带来新的消耗。

  第二重困境:地方壁垒如何破?

  氢能示范城市政策的出台,将过去散落在各个城市的氢能产业园区串联起来,以城市群为整体发展氢能项目,同时推行了“以奖代补”的新政策,分别在燃料电池汽车推广应用和氢能供应两个领域给予示范城市补贴。

  入围示范的城市按照其目标完成情况会给予奖励,奖励资金由地方和企业统筹用于燃料电池汽车关键核心技术产业化、人才引进及团队建设,以及新车型、新技术的示范应用等。这一举措直接将地方政府与氢能公司绑定在一起,大大降低了企业骗取补贴的可能。

  然而这又引出了另一个问题,各个示范城市必然优先发展本地区氢能项目,自然也会对其他城市的氢能项目本能排斥,极端情况甚至有可能出现,想要获得当地市场资源,企业不仅要在当地建厂,还要将注册地迁移过来。

  显然一个氢能示范城市政策并不够,还需要细化如何将各个城市连为整体,实现氢能项目的跨城市发展。否则多年之后,一个个氢能示范城市就是一个个氢能产业链孤岛,互相之间不仅没有了协同发展机会,还要对竞争城市的氢能公司严防死守,阻止对方在自己的“地盘”落脚。

  一位车企负责人告诉笔者,燃料电池汽车要实现真正的商业化,很多地方需要政府相关部门的鼓励和支持,其中在氢能产业顶层规划设计、氢能与燃料电池标准体系建设方面,需要政府营造良好的政策发展环境。在项目落地过程中,也需要各地方政府能够打破行政区划、地方保护等壁垒,强化产业链优势企业之间的协同与合作,保障优质资源和产业要素资源流动。

  当前,我国氢能产业发展还处于起步成长阶段,最关键的问题是如何实现技术突破和商业化。虽然这一产业还远没有达到像锂电池汽车那样激烈的市场竞争。但由于氢能产业链的联结比锂电池汽车更加紧密,技术和资源的排他性更强,也更容易形成某些企业或某一地区的地方性垄断,这个苗头显然不能助长,否则将严重阻碍氢能产业全国推广的进程。

责任编辑:ERM523

精彩推送

发改委:下大力气做好补短板稳投资各项工作 降成本与破壁垒 氢能商业化两重困境
种业振兴行动方案即将下发 五大方面推进种业发展 食品安全消费提示:中秋螃蟹怎么吃?请照这个做
增速逆市上扬彰显外贸韧性 坚持“房住不炒” 第二批集中供地密集启动
解决语言暴力问题 游戏社交板块待净化 构建“东数西算”新节点 贵州加快打造数字经济增长极
此“大疆”非彼“大疆”?注册公司搭知名企业“便车”被罚 国资委争取9月 确定第一批“链长”企业
如何稳投资稳外资?国家发改委这样回应 不折不扣执行向未成年人提供网游时段时长限制
做好“加减法”,为民营企业发展送服务、办实事 淮南中燃公司向居民违规捆绑销售燃气配件
10万吨污泥一埋了之是把环保当儿戏 服务“加码”为小微企业强元气、增活力
逐鹿新能源车“她经济”时代 遂宁一“环保公司”假借“土壤改良”违法倾倒污泥
蜂王“飞”出村 冰箱“点”进门 既要网路通 也要运路通
服务现代农业 快递进村步伐还可更快些 新老玩家各出奇招 合力做大绿色出行蛋糕
引资担当!中国服务业让“脱钩论”不攻自破 销量连创新高 新能源车市场还有多少潜力可挖
量化投资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侵权一粒种 判赔五千万
非同质化代币升温 诸多问题待解 租卖游戏账号背后的灰色产业链
约谈腾讯、网易等游戏企业和平台 你是否有心脏病、糖尿病、高血压……AI技术“一眼看穿”
中国5G应用领跑世界:已开通建设5G基站99.3万个 数字化助力能源高效利用
8月广州市商用物业整体成交放缓 湛江月饼推出国潮礼盒装
比常年同期偏多近一半!京津冀降水增多,有啥影响? 绕过防沉迷系统 租卖游戏账号背后的灰色产业链
探访埃及本土化生产中国新冠疫苗工厂 加拿大鹅、狼爪涉虚假宣传领罚单
“元宇宙”概念“火出圈” “大厂”出手抢夺入场券 助力“碳中和” 上海地铁车库屋顶变身光伏电站
房地产贷款增速创8年新低 我国绿色电力交易试点启动 动动手指即可交易
全链条监管让“三无”种子无处藏身 兼长顾短做好跨周期调节
“李鬼”挤掉“李逵” “三无”种子乱了市场坑了农民 万亿氢能市场开启 技术与成本难题待解
违法用地为何屡禁不止 我国打造智慧税务 推进税收征管数字化升级
打造用好劳务品牌 民生设施非“摆设”
以人为本优化公共服务布局 5G基站已近百万 多举措促规模应用提速
新业态擦亮“老铁西” 每个“网瘾”老人心里都住着焦虑与寂寞
与历史共情 优惠政策助企业减负提质
适度超前推进基础设施建设 “元宇宙”究竟是不是新科技
推进农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 物价“剪刀差”为何再扩大
城镇化绿色转型 如何避免“运动式”减碳? 实招实策为中小企业“护航”
三星堆考古阶段性成果发布 国药集团正在研发两款新冠特效药
英特尔将投800亿欧元在欧洲建芯片厂 上了年纪腰腿痛 切忌暴力按摩小心加重病情
秋季户外活动多 专家提醒需警惕恙虫病 食品领域职业打假人AB面:"吃货"抱团牟取私利
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8个电竞项目入选杭州亚运会 中国消费者协会指出 视频平台应主动恪守诚信自查整改
住建部 实施城市更新要防止大拆大建 “新青年”落户意愿调查发布 超九成受访者落户后考虑购房
超七成网友日常“机不离手” 小心染上“手机病”! 新冠特效药、升级版疫苗……一大批创新成果密集亮相
代餐食品市场日趋火热 专家:亟待完善行业标准 全国乡镇快递网点覆盖率达98% 农村每天有1亿件包裹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二进地方 再揭地方治污乱象 网约车抽成比例居高不下 专家建议建立多元治理机制
“上海制造”锚定高端制造业增长极 广西积极推进跨境人民币结算
青海西宁万吨级碳纤维生产基地投产 国家网信办启动专项整治 一批财经“黑嘴”账号被封禁
抽水蓄能中长期发展规划发布 31个省份全部建立了河长湖长制
国新办举行发布会详解横琴前海建设情况 落实落细小微企业纾困政策
概念被混淆、车主被忽悠……安徽宣城电动车50元“上牌”藏猫腻 我国水安全保障体系日臻完善
空气监测点五百米内不许开冒烟小餐馆 长三角最大人工淡水湖 有了“量身定制”的保护法规
大冶有色丰山铜矿:尾矿库含重金属废水直排长江 聚焦节能降碳推进绿色发展 乌石化将碳排放纳入业绩考核
花钱就可买奖牌?网络评选要从源头把好关 国际金价小幅反弹,仍处于1800美元/盎司关口以下
国家统计局:8月猪肉价格同比下降44.9% 10万亿元理财市场将迎监管新规
熄火?蹭“元宇宙”热收关注函 在双碳目标下 引领节能产业革新
原料价格走高推动饲料涨价 分析人士称高成本压力或将缓解 多地发布房价“限跌令” 楼市“稳字当头”开启双向调控